首页 >游戏杂谈

罗尔又有了新视频我被打脸了但追求真相不应该停止

2019-11-09 03:14:39 | 来源: 游戏杂谈

我缓缓说你慢慢看

越看越好看

罗尔又有了新视频我被打脸了但追求真相不应该停止

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当舆论一边倒的时候,有良心的媒体应该让正反双方都有说话的机会,这样才能更大可能还原事实的真相,然后我就被打脸了。

1

一档成功却也失败的新闻节目

央视“新闻调查”曾经做过一期“吸毒女被戒毒所卖去卖淫”的案子。

柴静一行人一进办公室,戒毒所所长拎起暖瓶就说要出去打热水。

“不必了。”柴静伸手拉住了戒毒所所长,发现他胳膊的肌肉僵得像块铁。

戒毒所所长百般抵赖,声称对所有卖人的交易不知情。

直到同行记者赵世龙亮出来证据:“我假扮成人贩子就是跟你交易的,有照片为证。”

坏人暴露,任务完成。

节目播出后,一家报纸的英文版要转载此事,编辑打电话问有关细节:“戒毒所从什么时候开始贩卖戒毒女的?前后有多少人被卖?这些人都来自何处?戒毒所贩卖人口的非法收入有多少?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这个所的主管单位是谁?为什么没有采访他们?……”

节目组的小项回复:“哥们,你提的问题太重要了,我们也特别想知道啊,但有些问题我们确实没有能力回答。”

组织者、戒毒所里的管教当时在警方控制下无法见到,戒毒所贩卖戒毒女的账册、放人单等重要证据被焚烧拍不到,小项说得很坦率,就算有千条万条原因,但“从专业角度这个节目算是失败的。只有一个图像被处理的戒毒女的控诉,一个图像和声音均被处理的知情人的‘泄密’,一个卧底记者,一场激烈的对质与抵赖。‘新闻调查’一以贯之的准确、深刻、平衡原则在这个节目中并不能完全体现”。

这是柴静在《看见》一书中的反思。

惩办了个别责任人,戒毒所换块牌子继续办,“新闻调查”已转头去做下一期节目了。

像不像今天形形色色的互联网事件?每出一个热点,人民站在“正义”的一边,推动舆论淹没当事人,然后下一个热点来了,舆论再去淹没下一个人,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可是,我们的社会变好了吗?我们的眼睛变亮了吗?

2

让每一方都有说话的机会

2005年,《中国改革》杂志被起诉。

杂志报道了广东华侨房屋开发公司在改制的过程中压制员工表达意见、致使员工利益受损,结果被企业告上法庭,索赔590万。

华侨公司起诉的理由是:报道存在失实之处,也没有采访过公司,更没有罗列任何对公司方有利的事实。

法院判决华侨公司败诉。

法官认为,虽然报道的个别地方存在失实之处,但并非严重失实,所以最终的判决理由是:“只要新闻报道的内容,有在采访者当时以一般人的认识能力判断,认为是可以合理相信为事实的消息来源支撑,不是道听途说或是捏造的,那么,新闻机构就获得了法律所赋予的关于事实方面的豁免权。”

柴静问法官:“您希望观众怎么来理解您这个判决?”

“这个社会对媒体的容忍有多大,这个社会进步就有多大,一个文明、民主、法治的社会是需要传媒监督的。”

柴静心头一热。

再去采访华侨公司老总时,他说服从法律判决,也可以接受媒体的“豁免权”,但他说有一个疑问:“你也是做记者的,你说说,只听了一方的言论,没有另外一方的言论,那怎么可能是一个公正的新闻呢?”

《中国改革》被起诉时,多家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也只有对杂志社的采访,没有华侨公司的声音。

大机构在当下往往能决定一篇报道的存废,媒体当然有警惕,有同仇敌忾之心,我也是记者,听到总编拒绝交出线人来换取调解,说:“我不能放弃我的职业道德,让我下狱我就下狱。”会感到热血激沸。

但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疑问,在采访中浮了出来,我把它按下去,又浮出来——“给每一方说话的机会”,这不是我们自己鼓呼的价值观吗?如果实在不能采访,要不要引用一些有利于他们的证据或背景?

如果媒体只采用一面之词,强力剥夺另一方的发言权,那和剥夺员工发言权的企业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我们可以自我劝慰说:“我们是正义的。”但是,正义真的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吗?

我们一直呼吁“公平公正”,那么,是不是应该让“每一方都有说话的机会”?

3

我被打脸了,但追求真相不应该停止

当舆论一边倒的时候,有良心的媒体应该让正反双方都有说话的机会,这样才能更大可能还原事实的真相,这是我转发这篇文章的初衷,没想到却把自己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反对声、指责声铺天盖地,有人说对我很失望,有人指责我为了攻击同行连底线都不要,更有人取关之前骂我是傻逼。

“呵呵,我关注你一段时间了,现在才发现是个傻逼。取关,建议你去读读连岳以及和菜头的文章。”

这其中有很多人误以为文章系我所写,我只能怪自己标注作者和来源的时候不够醒目。

说实话,突然被围攻的感觉很难受,有心寒,也有无力,也突然明白了文字真的可以变成刀子,这个时代,没有人知道下一个站在风口浪尖里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100条精选留言的上限很快就满了,欣慰的是,其中也出现了不少支持和理解的声音。

对于这个事件,原本我已不想再回应,言多必失,我不想再卷入舆论的风暴。

可没想到的事,今天又爆出了罗尔接受采访的视频,罗尔在视频里说:三套房子,一套给儿子,一套给现任妻子,一套养老。他说,因为捐了200多万而不是20多万才引起了大轰动。

我去你马勒戈壁!我又一次懵逼了。

有人说,看了视频再看我之前转的文章很讽刺;也有人说,看完后去上篇文章点赞了好多反对我的留言;还有人通过微信私聊我,说看完后很愤怒。

终于明白,即便只是转载,把自己摆在舆论的对立面是一件多危险的事,因为你的语言和文字最后都可能变成啪啪啪打脸的证据。

“罗一笑事件”并没有完结,根据央视评论员、调查记者王志安的爆料,罗尔共募集到的善款大约为400万,减去已返还的262万还剩140万左右。即便除去深圳关爱行动基金募集的12万善款,罗尔目前手上还有大约130万左右。我们不知道罗尔私下返还了多少。再减10万,罗尔目前手上也至少有120万左右。这些钱,远远超出笑笑白血病治疗的实际需要。

罗尔又有了新视频我被打脸了但追求真相不应该停止

一个人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就要承受相应的结果。罗尔把自己摆在求助者的位置,就要接受全社会的监督,求助出于自愿,受监督则是义务。

监督这些钱的流向,让善款真正用于需要帮助的人。

对我而言也是一样。自媒体是个江湖,我把自己摆在了你们的面前,就该接受质疑。

这一次,我是被打脸了,但追求真相不应该停止。

我依然坚持让每一边都有说话的机会,而不是拿着单方面的证据,站在真相的半山腰嚎啕大哭,或是义愤填膺。

我依然坚持不断质疑,不断思考,学会接纳,学会相信什么和不相信什么。

我依然坚持对自己的善意负责,这样我们的善良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让事实回归事实,让理性唤起理性,让作恶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也让行使正义的人懂得克制,而不是以暴制暴。

我们的一生中会路过很多人,有的人会给你带来伤害,也有的人会成为你中转站上的摆渡人,还有的人会陪伴你的一生。

我希望在你看我公众号的这段时间里,能够带给你更多的思考,能够给你带来更好的改变。这样就已足够。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新书《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已上架。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药店有卖西地那非的吗

美国伟哥官方网站

万艾可官网_现在购买万艾可必须要处方吗万艾可官网上订购是真的吗

猜你喜欢